《独行月球》暑期*了!喜剧+科幻,到底行不行?

2022-08-06 06:43:50 文章来源:网络

本文转自:长江日报

长江日报大武汉客户端8月5日讯(记者万旭明)自7月29日上映以来,电影《独行月球》不出意料地“**”了,影片**房已超16亿元,即将超越《人生大事》,坐稳年度**房榜第三的位置。熟悉的“开心麻花”班底,不掺水的超高“含腾量”,让观众看着就想乐。但流浪月球、拯救地球的剧情设定,又充满科幻感。导演张吃鱼,主演沈腾等接受采访,对于喜剧、科幻这两大自带矛盾的元素,他们拿捏起来也颇费了一番功夫。

科幻做碗,喜剧是饭

小行星即将撞击地球,人类在月球部署月盾计划。谁知陨石提前来袭,月盾计划成员紧急撤离月球,维修工却意外被落下,成了“宇宙中**后的人类”……单看这个剧情设定,很容易让人想起《火星救援》等科幻大片。然而,当维修工是沈腾,月球领队是马丽,沈腾还与一只滞留月球的袋鼠一起,为地球人开启了“直播”,这就很“开心麻花”了。

科幻电影不好拍,加上喜剧只会更难。这类作品不多,今年暑期就已经有前车之鉴。《独行月球》导演张吃鱼也不讳言:“把科幻和喜剧结合在一起的电影比较少,我们肯定也会担心,喜剧**袱会不会消解科幻高大上的感觉?科幻的冰冷会不会消解掉**袱的喜感?”于是,影片从拍摄之初就开始在两者之间找平衡,“科幻是壳,里面装什么,其实是由我们决定的。比如我们有一个碗,这个碗可能看着是非常有未来感的,但它装的米饭是你平时日常都能吃到的。电影里很多桥段都是按照这种思路设计的。”

尽管“碗”里装的仍是喜剧,影片还是请来了一批科学顾问,使用了《流浪地球》同款**特效团队,全片近2000个特效镜头,后期制作长达3年之**。

“含腾量”100%,小人物拯救地球

近几年,随着沈腾主演影片的**房一路走高,一部电影的“含腾量”成了影响观众期待值的重要因素。在《独行月球》中,沈腾与一只袋鼠双双滞留月球,跨越物种的无效沟通成为影片一大笑点。沈腾自带的荒诞感,也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片中喜剧与科幻的冲突。有观众评价道:“如果吴京的月球基地里出现一只袋鼠,我一定会觉得导演疯了。但如果是沈腾,就很合理了。”

对独孤月这一角色,沈腾用一句台词概括为“中间人”,“他不愿意做那个特别拔尖的人,就觉得在中间的这个位置是非常舒适的,是他的舒适区。”一个划水的“中间人”,却成为地球**后的希望,并**终选择“牺牲小我”,在沈腾看来是自然而然的变化。“牺牲小我,还是牺牲大我?如果是你,在那个时候也会做这样的选择。这是一种牺牲**神,也是一个人的成长,这其中**括独孤月对马蓝星的爱,也**括地球那么多人对独孤月的爱,是爱促使他做了这个决定。”

导演张吃鱼曾参与执导、编剧开心麻花电影《羞羞的铁拳》,对沈腾一贯饰演的小人物非常熟悉,“独孤月的沙雕和沈腾的喜感,有共通之处。不过,拍完这部电影之后,我觉得他们真正的契合点是坚韧。”

人见人爱的金刚鼠,从动物园里学来的

在《独行月球》中,金刚鼠“刚子”意外地火了。它身高一米九,肌肉发达,流落月球,专注“吃饭**揍沈腾”。这只袋鼠由开心麻花演员郝瀚扮演,由真人动作捕捉和特效结合完成。在表演中,演员需要先穿七八件衣服,将袋鼠的轮廓和体型先称出来,再穿50斤的袋鼠宇航服,并全程保持着袋鼠蹦跳的动作。

郝瀚透露,他在拍摄前特意搬到野生动物园旁边居住,经常去观察袋鼠。“袋鼠其实很多的时候都是处于一种**疲状,一天**不醒的样子,不是在**就是在吃饭,然后就打架。它是一个杏仁眼,眼睛像是睁不开。”在开拍前,他还进行了4个月的动作训练,“因为袋鼠要全程蹦跳,从行进方式上也要有所改变,要靠威亚来帮助。”

影片拍摄完成后,郝瀚仍留有“袋鼠后遗症”,“感觉现在眼睛可能是睁不太开了,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只袋鼠。挠痒痒的方式,手摆的姿势,现在觉得手足无措,还是比较习惯于放在袋鼠该放的位置上。”

本文转自:大理日报

□又凡文/图

花20多元钱从下关百货大楼买三块处理鼓皮,在上班的某酒店工程部,照着鼓皮尺寸,将铁皮上端打四个孔,前后对应系上铁丝,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,再套上外衣带出去。两人配合,另一个分次把**铁丝当成皮带环在腰间,藏在衣服下,三根,分批拿出去,电焊成铁圈,**上铁壳,绷紧鼓皮,拿铆钉铆好,一套鼓就获得新生。

之后,拿这套新鼓,和队友在大理古城演唱,围听者众。

那是1996年,烈旗乐队主音吉他郭子、节奏吉他阿辉和他们的队友干的事情。炮制那面鼓,他们前前后后花了一个月。在那个“瞎子不怕老虎”的年龄,他们还把电表上的铁皮和胶圈当成拾音器,粘到红棉吉他里,再和录音机相连,把录音机当音响,加上自制的鼓,玩得很High。有一次,在人民路往南的新华书店门口演唱。当晚,郭子在超市上班,去不了,好在超市比邻新华书店,等乐队开演,他就**出去看,记得他们唱的是《真的爱你》。

那个时候,鼓手小**在苍山号游船工作,是水手,他做得**多的事情有两件:一是把船舵想象成一面鼓,拿筷子在上面打出心里的节奏;二是逃班在家里练鼓,因为船长果断把他的筷子扔了。

后来,小**经历水手长、三副、二副、大副后,成为苍山号的船长,承担起带领20多位船员的责任。他不再拿筷子打船舵,也不再逃班。他把工作和音乐分开,工作时对苍山号负责,玩音乐时和队友们全身心投入。

他的三个队友,主唱阿杜是个**食家,在解放军60**院附近开一家小吃店,在他看来,**食和音乐是一样的,千人千口,众口难调,好吃才是关键;郭子开琴行教**,他觉得就吉他弹奏而言,**的引领很重要,但**重要的还是自己多练习,熟能生巧;阿辉在大理古城绿玉路卖电脑兼电脑维修,在他的世界里,理想和现实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,没有现实就没有理想,好比他没有这个电脑店,或许今晚大家就不能在一起喝酒,更谈不上音乐了。

对,他们的贝斯手左思敏因为要相**教子离开了,所以阿杜只好兼贝斯,他觉得会分神,有点**。他们希望找到适合的贝斯手,或者适合的主唱,阿杜专心弹贝斯。但他们不会轻易将就,一定得合得来。

至于乐队的名字,烈旗就是烈火中的旗帜,在心中永远不倒的意思。队友们都是在大理古城一起长大的好友,友情在前,又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所以断断续续,一直玩到今天,烈旗队友们都已年近四旬。他们觉得,人生有得有失,生命不止,摇滚不息。他们建了一个四个人的****,工作之余,生活间隙,聊聊音乐,聊聊生活,相约一周排练一次。排练室就在绿玉路上李明辉家,是一个地下室,方便而又生活化。

烈旗乐队的作品不算多,有《来过大理》《野人山》《你和我》等5首,曲风偏重,如同暴风骤雨。通常是主音吉他郭子想出一个旋律,大家共同完善,**终成歌。

2022年3月18日,烈旗的例行排练时间。还是在阿辉家,先后种种原因离开的主唱和贝斯都回来了,5个人又齐聚,不惑之年,继续一起在音乐之路上迈进。

他们说:“一起玩到大的老朋友,一周聚一次,一起玩音乐,就像有些人聚在一起打**、吃饭、喝酒,是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事。”他们也很想念20多年前住也住在一起,一天到晚排练的日子,但毕竟那个疾风骤雨般的时代已经过去,剩下风轻云淡的生活。音乐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理想,而是生活中看得见摸得着的一部分,很真实也很温情。

上一篇:曲阜市息陬镇北元疃村全面深化文明家庭创建活动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百色都市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